12月13日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:铭记·勿忘

2018-12-13 08:34:19 liugl 46

12月13日,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,这是刻印在中国同胞心底的日子。1937年12月13日,对于南京,对于中国,是记载屈辱的符号,也是一道永远无法磨灭的伤痕。明日,以国家的名义,祭奠30万死难同胞。

1937年12月13日至1938年1月,

日军侵入南京,

在长达40多天的日子里,

南京城成了人间地狱,

日本侵略者以惨绝人寰的手段,

屠杀30多万中国军民,

如果以秒计算,

平均每12秒钟就有一条人命消失。

至今,

已整整八十一年。

南京!南京!

这是一段让人不忍直视的惨痛历史,

也是一段让人激愤的历史。

每每触及,

每每落泪。

1.jpg

岑洪桂:眼睁睁看着弟弟被活活烧死

1937年12月,日军火烧汉中门外城墙根的稻草房,父母带着我和二妹、二弟逃出火海。当时未满2岁的三弟在屋内睡觉,日军阻止父母返回屋内,三弟被活活烧死。

我当年13岁,日军将我推入火海,腿部被烧伤,至今留有伤疤。

2.jpg

常志强:妈妈临死前,还在给小弟弟喂奶。

日军在攻城时疯狂轰炸,很多人被炸死烧死。我们姐弟六人随父母逃生时,最小的弟弟小来,还在吃奶。在逃难中,我母亲抱着小来,被日本兵一刀刺中胸部,母亲还不肯放下弟弟,接着又被刺了一刀,母亲倒在血泊中。

这时,四处逃散的另外3个弟弟全部聚拢到妈妈身边,抓住日本兵又撕又咬,被一刀一个捅死。满身是血的小来拼命哭喊,我把他抱到了妈妈面前。妈妈这时已不能讲话,只是使劲地把衣服拽开,小弟弟便趴到妈妈身上吃奶。妈妈的血还在流,我用尽力气替她捂着伤口,捂着捂着,妈妈头歪了过去。

3.jpg

佘子清:日本兵不分男女老幼,逮着就杀。

1937年12月13日,日本兵从中华门打进南京后,不分男女老幼,逮着就杀,许多人逃到长江边,日本兵很快就追过来,惨无人道地用机枪扫射逃跑群众,江水很快变成了红色。

当时,我父亲侥幸逃到了江北,留在家中的母亲却被日本兵残忍地杀害了。路上到处是层层叠叠的尸体,男女老幼都有,惨不忍堵。有一次,我被一群日本兵抓住,他们用手枪朝我的头上猛砸,血流满面。

4.jpg

骆中洋:我亲眼看到日军持续10多小时的屠杀

12月13日早上6点,我们被日军带到了三汊河边,那里已有黑压压的一片人,估计有两万多。残忍的日本兵在作恶前竟然问:“你们愿意选择哪种死法,机关枪、步枪、还是刺刀?”日军最后决定用刺刀,也就是杀人比赛。

很快,几个日本兵把我们按顺序排成行,第一排的人被带到一处空地,在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,日本兵突然举起刀,砍下了他们的头。我们都惊呆了,人群一阵骚动,但谁也不敢乱跑,一离开队伍就会被站在高处的日本兵用机关枪扫死。很快,第二排,第三排人纷纷倒下……这场屠杀从早晨直到傍晚,没有停过,河边的尸体堆成了山。

我趁乱爬到河边,躲了起来。天黑后,日本兵离开河边,我才敢爬出来。当时,四周全是尸体,血腥味刺鼻。看到不远处的岸边有很多渡船,我便走过去,想找个渔民家避一避。可走近一看,满眼是横七竖八的尸体。

5.jpg

仇秀英:妈妈在我眼前死去

1937年12月13日,我们一家人躲到离家不远的地窖里。下午妹妹喊饿,我妈带着我和哥哥爬出地窖,回家做饭。刚打开门,就来了四五个端着长枪的日军。他们抢光了东西,又从哥哥身上搜出钱包,然后开枪了。

子弹从我妈前胸射入,又从后背飞出,打伤了我哥哥的肩膀……虽然当时我只有7岁,但这一幕永远忘不了。看我妈身上的棉袄都被血染红了,我哥哥不顾自己受伤,一边叫我快往地窖跑,一边拉起我妈,连拖带扯,一起滚入不远处的地窖中,将地窖门从里面堵死。

但这几个鬼子并未就此罢休,他们又点起火把,不停地从地窖的一个小洞口往里塞。我们几个人,立即被烟熏火燎,难以忍受,但没一个人敢出去。过了一段时间后,外面的鬼子终于走了,我父亲这才打开地窖门。再一看,我妈因为失血太多,已经咽气了。

6.jpg

夏淑琴:那一天,我失去了7位亲人。

1937年12月13日,约有30个日本士兵疯狂砸门,房主刚打开房门就被日本人开枪打死了,房主太太上前质问也被打死了。

父亲就跪在士兵们面前,恳求他们放过我们,但父亲随即被枪杀。

妈妈抱着1岁的妹妹被日本兵从桌子下拖了出来,小妹被日本兵用刺刀扎死,母亲和两个16岁、14岁的姐姐被日本兵奸杀。外公和外婆试图保护我们,也被日本兵开枪打死了。

当时,我和4岁的妹妹藏在床上的毯子下面。日本兵用刺刀朝毯子乱扎,我被扎中了三刀,昏了过去。

那一天,我们姐妹失去了7个亲人,成了孤儿。我带着妹妹在这间屋子呆了14天,白天躲在角落的桌子下,到了晚上,才敢出来找吃的。当被老人堂(敬老院)的老人发现时,我后背上的刀口已经化脓。

300000!

这,

不只是看起来触目惊心的数字,

而是一个人,

加一个人,

再加一个人

……

隔着八十一年的岁月,

似乎还能听到痛苦的叫喊,

还能看到一张张哭泣的脸。

7.jpg

△ 南京大屠杀期间,日军官兵拍摄的日军砍杀中国军俘虏“试斩”的过程

8.jpg

△ 1937年南京大屠杀,屠刀下的百姓。

9.jpg

△ 1937年12月,南京大屠杀中,日军把中国民众当活靶刺杀。

10.jpg

△ 南京三岁儿童被日军枪杀

11.jpg

△ 南京大屠杀期间,日军村濑守保拍摄的南京下关长江边尸体堆积的场面。

窒息的金陵城

小毛毛、小毛三、小四子

……

这份遇难者名单的背后,

是一个个小小的孩童,

他们长什么样子?

笑起来又是什么样呢?

我们已经永远无从知晓,

他们的生命永远停留在,

1937年的那个冬天。

12.jpg

《南京!1937!》

作者/姚辉云

节选自《南京大屠杀·1937》

1937年12月13日,南京陷落了。六朝古都,成了日军武士道精神尽情发泄的丑恶场所;金陵胜地,留下了人类文明史上永志难忘的耻辱篇章。

日军杀人花样很多,有将中国人装进邮袋,浇上汽油点火燃烧取乐的;有将中国人绑在电线杆上,下面烧火慢慢熏烤死的;有将中国人绑在门板上,让坦克从上面碾压而死的;有点火烧屋后,又将救火的中国人抓住往火里丢的;还有大冷天强迫中国人弯腰伏在河水里搭成人桥,让日军来回践踏行走,以致冷死、淹死的……花样百出,不一而足。

1984年8月4日,日本《朝日新闻》报道了在日本宫崎县臼杵群北乡村,发现了一本直接参与“南京大屠杀”的一名日本士兵的日记,其中12月15日就写道:

“近来,闲得无聊时,就拿杀中国人取乐。把无辜的中国人抓来或活埋,或推入火中,或用木棍打死,或采用其他残酷手段加以杀害。”

12月21日他又写道:

“今天,又把无辜的中国人推倒,猛打,打到半死状态时,又把他们推到壕沟,从头上点火,把他们折磨死。为了消遣解闷,大家都这样取乐,这要在日本内地,将会造成大事件,(但在这里)简直如同杀狗宰猫。”

日军带着征服者的疯狂,肆意蹂躏着中国人的母亲、姐妹、女儿,甚至婆婆。正如当年日本随军记者野耕三,在战后《诚挚的认罪》的一篇文章中所写的:“事实上,强奸的行为不是某一个人,某一个部队的孤立事件,在南京城内,是所有日军的集体大强奸。”

几个星期之内,在南京市便发生了数以万计的暴行。当时留在南京的国际友人贝茨博士后来在远东国际法庭作证说:“在南京大学的3万名难民中,发生了数百起强奸事件……连9岁的女孩和76岁的老婆婆也被强奸。”

日军攻陷南京,劫财掠物,乘机大捞一把,也是官兵们认为理所当然而又不可错过的极好机会。自最高司令官松井石根以下,成千上万的日军官兵,都加入了疯狂劫掠中国财富的行列之中。

日军中许多爱好文物的军官,带着士兵专拣官宦富户“搜查中国军人”,把那些来不及带走的瓷器古董、名人字画,像仇英的山水画、赵子昂的马、岳飞的《满江红》亲笔字、郑板桥的竹枝、八大山人的字画等等,许许多多的中国文化精品,无不一一搜刮,进入囊中。

至于成千上万的日本普通士兵,不会有那么多闲情逸致,他们感兴趣的是金银饰品、钞票大洋,手表、钢笔、毛衣之类,当然也都成为战利品,一一缴获归己了。

日军攻陷南京后,除了屠杀、奸淫、劫掠之外,便是纵火焚烧。英国记者田伯烈在《外人目睹中之日军暴行》一书中记载,1938年1月10日,一位美侨给友人信中写道:“现在每天还有几次火警,许多住宅给日本兵故意焚毁。”南京最热闹的街市当数太平路与中华路,两边都是崭新漂亮的建筑,笔直的柏油马路,白天车水马龙,夜晚霓虹闪闪,尽是一派繁华美丽的景象。如今,这一切都被日军摧残殆尽。交通部大厦是南京标志性建筑,五天五夜的大火,烧得只剩断垣残壁,惨不忍睹。大华、新都、中央商场等高层漂亮建筑,也没有逃过劫难。南京大关在大火焚烧之后,连一家完整的店铺也没有了,偌大的街市上,竟没有一块招牌能分辨出是某家的商号,叫人看了揪心地痛,想哭已无泪可流了。

整个南京沉浸在血泪和恐怖之中。

八十一年过去,

中华民族饱受欺凌的时代,

已一去不复返。

12月13日,以国之名,祭奠。

铭记的不只是民族的悲怆,

还有孱弱必将遭欺的训诫。

缅怀逝者,

但不被泪水遮挡视线。

纪念不是延续仇恨,

而是为了更好前行。

今天,一起许下誓言:

勿忘国耻,

吾辈自强!

13.jpg

(来源:闪电新闻,图:视觉中国